在我的几本老影集里,有几张跟小尹庄有关的老照片,那是当年我在小尹庄念财会班时候的留影。
  那时候当然还没有手机,就连照相机也很难见到。
  这几张是怎么来的呢?有两三张是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,特意跑去小街上的照相馆里拍的;
  其余都是当时班上一两位家庭条件比较好的男生,高兴的时候给我们拍下来的,我们分头凑齐冲洗照片的钱,一人一张各自保存了下来。
  照片里,我们几个家伙勾肩搭背站在一块,没有一个人的神态和姿势是自然的,每个人的脸上有掩饰不住的青涩,和故作成熟的做作,仿佛人生和世界,一切尽在掌握之中。
   
    这几张照片的背景,是小尹庄影剧院后面的一大块空地,我们的身边是茂密的青草丛,闯进镜头的,还有不远处一排简陋的红砖院墙老房子。
  照片的背面,是我当时龙飞凤舞写下的一句话:愿友谊地久天长,祝他日牵黄擎苍。落款是1989年夏天于小尹庄。
  嗯,那是就要毕业的那一年了。
  其他几张基本上都是,在小尹庄中学门前的那座石桥上拍的,我们几个人站的站,坐的坐,很奇怪的是,竟然没有一个人是笑着的,就连我也是很幼稚的斜举着剪刀手,目光有些呆滞的看向镜头。
  也许那一刻我们已经意识到,就要到来的离别了吧。
   
    两年的小尹庄生活,就像此刻脚底下穿过桥洞的流水,一去不复返。
  而更多的迷茫和惶恐,如同正从我们看不清的西边,奔流而至的大河,谁也不知道,它将给我们带来什么?
  现在的我,终于清楚了,它带来无数的未知,无数的无助,和一次次的欢喜,与一次次的失落。
  对,它还带来意想不到的冷酷的死亡,带走我们曾经那么熟悉的鲜活的脸庞,以及曾是那么眷念的情感。
  照片上的这一群人中,有两个早已经不在这个喧嚣的尘世了。
  我依然清晰的记得,关于他们的点点滴滴。
   
   
都说悲伤的往事如果说出来,就会轻松许多;
  但是为什么一定要说出来呢,又为什么一定要得到轻松?
  就这么一直记得,又有什么关系?
  是的,我记得的,是那时候在校园里,在课堂上,在宿舍里,在食堂里,在小尹庄的那间破旧的影剧院里,在长街上的那爿小面馆里,在东西两边的石桥木桥上,在笼罩着小镇的潮湿又清新的空气
里,在那些清丽素净的晨光和雨后氤氲的芬芳中,他们曾经给予过我的温暖的关照。
  那时候我们多开心啊,那时候我们动不动就笑。
  要是谁忽然冒出来一个什么点子,其他人顿时跟着兴奋起来,说走就走,说干就干。
  仿佛春天里的一排沿河的柳树,你才发现一簇嫩绿的柳芽,一转身就是满眼的翠绿了;
  或者冬天里的时候,你才惊呼一串雪花,飘飘摇摇落到肩上,一抬脚已然是漫天飞雪了。

   
那短促的两年里,我见过他们手舞足蹈的欢笑过,也见过他们愁眉紧锁的神伤过。
  我跟他们一起意气风发的奔跑过,也跟他们一起神神叨叨的疯闹过。
  那时候我们都以为,反正日复一日,好日子还长着呢,可是转眼间就跨入了毕业季。
  那时候我们满心以为,反正年复一年,好光景还多着呢,我们可以莽撞,可以犯错,可以冲动,可以懊悔。反正我们有的是,大把大把的好时光啊。
  我们喜欢上了谁,够胆的就去追,不敢的就暗恋。谁要是胆敢欺负我们中的谁,就合起伙来冲上去兴师问罪。
  老师们都说,你们就要踏上的叫社会;可在我们的眼里,那只是江湖。
   
   
其实在小尹庄,满打满算我也只不过待了不到两年,神奇的是每一次回望她时,总觉得那一段日子漫长的像是没完没了。我记得小尹庄的四季,记得那一溜排的店铺,记得向东的泥巴路,记得小车站的拥挤和冷清,记得小街上走来走去的那些人,都透着一份朴素和真挚。
  我甚至记得那一年夏天的夜里,我们几个人偷偷跑去街上,吃的那一大碗韭菜鸡蛋面,那才叫一个香啊!悄悄返回学校去,我们在石桥上逗留,有个人坐在栏杆上,栏杆上缀着露水了,有个人弯腰
捡起个小石片,甩手扔向远远的河面,落在河心里的皎洁的月盘,瞬间就碎了,一波一波的荡漾过来,仿佛一层透明闪亮的细纱,眼看就要飘离了河面。有个人轻声念起了诗,有个人大声嘟囔了一句。
  一别经年,时移事往,我已经想不起来了,那一晚他们念的是不是《静夜思》?他们说的那句话是不是,他奶奶的,真漂亮!
   
   
这么多了,我始终珍藏着这些关于小尹庄的照片,似乎只要是它们还在我这里,就足以证明我曾经去过那里。仿佛这就是一份证词,一个信物,是小尹庄跟我之间的一个约定。后来的我们,终于开始跟社会跟生活跟我们自己妥协和解了,我们终于裹挟在如潮的人海里,一点一点的改变着,就像后来的小尹庄慢慢的也变换了容颜。我们的这些改变,安慰我们的人说它叫成长;而小尹庄的这些变化,我们都称之为发展。
  可是总好像哪里不对劲啊,现在的我们已经不是当初的你我,就像如今的小尹庄也不再属于我们。
  还好,我还保留着这样的一些老照片,保留着有关于过去的,这样那样的回忆的碎片。
   
   
好吧,我还是承认吧,其实我留恋的不舍的,还是那一段纯粹的青春岁月。
  是当年那个美丽热情的小尹庄,敞开了她的怀抱,包容接纳了我们的天真幼稚慷慨激昂,热血沸腾懵懂怅惘......
  那是属于我们的最好的时光,那是一个最真最美的地方。
  我愿意在梦里,一次又一次的,回到你身旁。
  嗨,小尹庄,我又想你了!
    信息整理:扬州拓普电气科技有限公司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   扬州拓普电气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 Copyright © 2010-2019
苏ICP备10068214号   苏公网安备32102302010144号   技术支持:平邑在线